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放浪母女
放浪母女
放浪母女礼拜六的晚上,纾羽和妈妈晓书两个人待在家

晓书翻看着杂志,而纾羽则无聊的转着电视.纾羽放下遥控器,转头看着晓书说:「妈,今天爸爸和弟弟和妹妹都不会回来吗?」

晓书放下杂志:「对呀!今天你妹妹过生日,爸爸和小杰要帮他过生日」纾羽:「真好,那今天晚上好无聊喔!」晓书笑着说:「小浪女又在想肉棒啰?才不过一个晚上就忍不住啦!」纾羽笑着抱住妈妈:「难道妈妈不想要吗?看我搔妳痒!」


说着纾羽将手伸入晓书裙内,用手指头来回搔弄着晓书的下体.晓书登时脸颊泛红:「小坏蛋,看妈妈的!」晓书不甘示弱,也动手搔着纾羽的下体.母女俩玩了一阵,都不禁动起情来.


晓书:「小羽,我们用按摩棒玩吧!」纾羽:「我才不要,我想要热呼呼的肉棒和精液.」晓书:「可是这幺晚上哪找啊!」纾羽灵机一动:「妈妈你找爸爸的那些同事啊!就是上次妳被轮姦的那些人啊!」晓书:「啧!多久的事了,妳还记得.」纾羽笑着:「我们家还不是因为那捲李太太轮姦记录像带才改变的.爸爸就是看了那捲录像带才强姦我的.」晓书回想着那一次,不禁春情勃发,于是站起身来,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.


嘟....嘟....两声后,电话接通了「喂?」纾羽娇滴滴的说:「喂,是我啦!」「原来是李大嫂喔!有事吗?」「我找你能有什幺事,人家想那个啦!」

「喔~~大嫂又欠干啰!没问题」「那你再帮我找三个人来」「三个....大嫂妳撑得住吗?」「放心,你来就是」晓书挂断电话,将纾羽从沙发拉起来:「来準备準备吧!」


母女俩来到游戏室,这个隐密的房间是李家用来摆放淫具用的.晓书将衣柜打开,里面有几十件情趣内衣,晓书挑了一件黑色蕾丝边胸部缕空吊带装,纾羽则挑了件粉红色的两截式吊带装.当然都是没有内裤部分的,在李家已经很久没人穿内裤了.母女俩将彼此的长髮挽起来后,便走回客厅,此时门铃刚好响起.


纾羽:「我去开门」纾羽走到玄关,将门打开,门外的四人看到开门的是一个三点全露的小女生,不禁吓了一跳.纾羽福了一福:「各位叔叔请进吧!」四个男人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.其中一人:「要脱鞋子吗?」纾羽抿嘴一笑:「鞋子要脱,裤子也要脱喔!」说着纾羽往前搂住一人:「妳是王叔叔吧!我好喜欢你的强壮喔!一个晚上奸得我妈妈唉声连连,让我先帮你脱裤子吧!」


纾羽蹲下来脱下小王的长裤,将内裤也脱下来,小王早已勃起的肉棒硬挺在纾羽面前,纾羽按奈住想将肉棒含住的冲动,站起来将其它三人的裤子也脱下.纾羽将四件裤子摺好放在门口的柜子,便说:「请跟小妹进去吧.」从方才便一直盯着纾羽的巨乳和丰臀的四人回过神,便跟着眼前不断左右摇晃的肉臀走入客厅.


来到客厅,纾羽站到晓书旁,挽着晓书的手,,母亲美豔动人,女儿清纯可人,母女俩站在一起,当真是美不胜收.  

晓书故作嗔怪着说:「小羽你怎幺这幺慢啊!你在门口被插了几次了啊!」说着转过头去,用一双媚眼看着前方的男人:「不好意思,这是我女儿纾羽,天性淫蕩.」纾羽:「哪有啊,人家只不过帮他们脱裤子而已.」晓书不理她,说:「小王小陈好久不见啦...这两位是?」


小王指着其中一个没有戴眼镜的说:「这是阿德」接着指着另一位带着眼镜的说:「这是小林,他们都是新来的同事,还没尝过大嫂.」晓书媚笑着说:「两位帅哥好啊!」两人不知所措的点头回答.晓书看着他们被自己的媚姿逗弄着手忙脚乱,不禁咯咯的笑了出来.纾羽:「妈妈你怎幺还没请客人坐下啊?」小王说:「没关係没关係,我先弄个东西」小王从手提袋中取出摄影机,再拿出三脚架架好.晓书看到笑骂着:「死鬼,又要搞那一套啰」小王笑着:「当然啰,大嫂你主演的每部片子看过得人都说讚呢!好不容易等到妳发骚叫我们来干妳,当然要拍下来啦!」


说完,小王和小陈便在右边的沙发坐了下来,阿德和小林便在左边的沙发坐下.因为左右边的沙发都是双人座的,两个大男人坐下后根本就没有额外的座位.晓书说:「两个年轻帅哥就由我来照顾啰,女儿你就坐在王叔叔和陈叔叔的腿上.」晓书丰满的臀部便往阿德和小林的中间坐了下来,柔软的屁股压的两人舒服透了.晓书将手张开环住两人说:「尽量摸啊!你们没看到我女儿已经爽翻天了吗?」


纾羽一坐下来,连话都来不及说,饱满的嘴唇就被小陈盖住,被贪婪的吸吮着,而小王则对纾羽丰挺的双乳爱不释手,张口将一边乳头含着,并揉捏着另一边的乳房.

晓书主动的将嘴亲往阿德,跟阿德打起舌战,小林也玩起了晓书巨大的双乳.小陈在品尝了纾羽的双唇后,从手提袋拿出了几罐啤酒,并且将递了两罐给阿德和小林.晓书:「我怎幺没有?」纾羽看着小陈递给小王,也说:「人家也没有?」小陈笑着指着自己的嘴巴说:「两位美人要用我们的嘴巴喝.」母女俩登时俏脸飞红.


小王拿起啤酒,先喝了一口,再喝一口含住.将脸凑往纾羽的脸.纾羽将嘴张大,盖住小王的紧闭的嘴唇.接受感受到一股冰凉的液体流入口中,小王将混满了自己口水的啤酒尽数吐进纾羽的口内.纾羽慢慢地将啤酒喝下去,才刚喝完,小陈也将嘴靠过来,纾羽再张嘴将酒吞入.


晓书也跟左右两人吞吐了几回,说:「我们玩些不一样的吧!你们将我的屁股抬高......对对对,就是这样不要动喔!」纾羽将双腿张开,显露出两腿中间的肉缝.小王看到一边揉着纾羽的奶子一边说着:「小淫女妳妈妈那幺快就露屁股啦!是等不急了吗?」


晓书拿起啤酒,先用手指将肉缝撑开,再将啤酒倒入自己的肉穴中.晓书将半罐啤酒倒干净,笑着说:「谁要喝啊!冰凉的蜜汁啤酒,要吸干净喔」小林将嘴张大,盖住晓书的肉缝,再用力的吸着肉穴中混和着晓书蜜汁的啤酒.直到啤酒被吸光,小林依旧用舌头舔弄着眼前鲜红色的肉穴.晓书呻吟着:「啊....啊......不行喔....阿德也要喝哩.....嗯嗯嗯....你们轮流喝嘛.........」


小陈看着晓书的淫姿说:「这个厉害,小妹妹你会吗?叔叔也想喝妳的蜜汁啤酒欸!」纾羽不甘示弱的张开大腿,小王和小陈也喝起了纾羽的蜜汁啤酒.

一直喝到啤酒喝完,晓书和纾羽也因为肉穴的快感进入了陶醉状态.小王将手指插入纾羽的小穴中说:「现在我们让这对淫乱母女的肉穴热起来吧!」晓书和纾羽的肉穴很快的插满了从左右来的手指,母女俩立时呻吟了起来.随着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,淫叫声也越来越激烈.


小陈提议说:「我们来让这两个淫穴吐口水,比赛谁吐得比较远吧!」其它三人纷纷叫好,晓书的穴因不知被多少人干过,所以俩人四只指头很容易的就在里面抽插着.而纾羽才被开发不久,幼嫩的肉穴还不是说很大,所以小王便负责抽插,而小陈便负责逗弄着阴唇上方的肉芽.


晓书和纾羽此时完全沉醉于四人激烈的指奸下,脑筋一片空白,只知道放开喉咙淫叫着.不一会儿,母女俩身体一阵抖动,四人同时将手指抽离肉穴,从肉缝深处射出两道银光,众人一阵欢呼,观看着大量混浊的淫液像喷泉般涌出.


因为小陈小王的「分工合作」,纾羽的口水射得较远,小王将纾羽无力的右手举高:「淫蕩女儿获胜!」

小陈摸摸纾羽的脸颊:「乖妹妹,我们让妳爽了那幺久,现在应该轮到妳让我们爽了吧!」说完架起纾羽双腿,将肉棒插入纾羽湿润的肉穴「还真紧呢!不愧是16岁的嫩穴」纾羽才刚要淫叫起来,嘴巴立时被小王的肉棒堵住,小王捧住着纾羽的头,奋力的抽插着:「喔喔,小淫女前面的穴也很讚,里头还有舌头顶着呢!」


晓书因为身经百战,潮吹过后,便跪了下来:「你们站起来吧!换我服务你们的肉棒.」晓书握住眼前的肉棒,伸着舌头左右舔弄着.阿德和小林一边享受着被舔的快感,一边观看着纾羽被前后夹攻.


晓书一阵舔弄过后,小林摸摸晓书的头:「大嫂我和阿德想玩三明治可以吗?」晓书笑着:「可以啊!随便你们.」于是阿德和小林分别跪在晓书的前和后面.晓书先向后倾,将肉穴拨开让阿德插入,再往前倒在阿德身上,让小林将自己双股分开,露出里头的菊花洞.小林先把头低下舔着眼前的菊花洞.等到沾满了口水之后,抬头将肉棒对準后缓缓的插进去.两人紧紧的将晓书挤在中间,晓书不停的扭动腰支,小林和阿德也一前一后的交换抽插着.


晓书的嘴唇被阿德封着,整个客厅虽然战况激烈,却听不到母女俩的淫叫声,只剩下肉体的碰撞声还不时从男人口中传出的讚歎声.

不知过了多久,小陈说:「各位,我不行了,这小妞的屁股让我太爽了,我要射了」小林:「陈哥等一下,我也不行了,我们数一二三一起射吧!」

一...二...三...

四人用力一顶,晓书和纾羽登时感到体内两股灼热的液体流入.充满腥臭味的精液在纾羽口中不断喷出,大量的涌入使得纾羽要大口大口的咽下.而小陈也不断的将精液注入纾羽体内:「小淫女替叔叔生个儿子吧!」


晓书的前后穴也被注满了大量的精液,当俩人将肉棒拔出,纾羽便用情趣内衣附的塞子,将前后穴塞住.享受热腾腾的精液在体内流动的感觉.晓书仔细的为瘫坐在沙发上的两人清理肉棒.当晓书舔完后,小王和小陈已结束了射精,坐在沙发上休息.而纾羽因太过刺激还陷入在失神状态.白浊的精液从纾羽口中及肉穴中缓缓流出.


晓书移动过去,先用舌头帮小王和小陈清理一遍.再温柔的亲吻着纾羽,将纾羽脸上的精液一一舔干净.接着再把女儿下体的精液吸光.母女淫乱秀看得男人们目瞪口呆.小王见机不可失,再从手提袋中取出照相机一张张的将眼前的淫乱母女拍下来.


纾羽慢慢的回过神来,看着身体被妈妈舔得清洁溜溜,说:「妈妈妳怎幺都没留一点小白给我,自己舔得那幺爽」晓书失笑着说:「刚刚王叔叔不是在妳嘴巴里射了很多.」「哎呀~~王叔叔的肉棒这幺大,又射得那幺急,我怎幺来得及品尝嘛!」


晓书拍拍自己的腹部:「放心,妈妈这里多的是呢!拿杯子来」纾羽此时才注意道妈妈下腹部鼓鼓的,又有塞子塞住.连忙从茶几下拿出两个杯子.晓书站起来,将大腿分开:「要对好喔!」晓书拔开塞子,两道白色的液体从晓书的肉缝和菊花洞滴落,刚好落入下方纾羽手拿的两个杯子.晓书品尝着解放的快感.从他下体滴下的精液装满了两个咖啡杯.


晓书等到滴完后坐了下来.纾羽将其中一个杯子递给妈妈.母女俩齐声说:「干杯」杯子轻碰一下,两杯腥臭但对女人来说是琼浆玉液的精液被一干而尽.

四人看着晓书和纾羽淫乱的表现,才刚射完的肉棒又挺了起来.母女俩喝完之后,便交换位置,换小王和小陈玩弄着晓书,阿德和小林插弄着纾羽.再经过一回合激烈的交战.六人都精疲力尽的倒卧着.


此时已是淩晨二点多,小王提议说要去吃宵夜.所有人都举手讚成,晓书说:「那我们去换件衣服好了」小陈:「那太麻烦了,你们套件外套就好了啦!」晓书和纾羽想到穿着内衣外出,都不禁感到无比兴奋.于是也没反对.两人都披上件风衣就跟着四人出去了.


六人到了家海产店.点了几样菜喊几瓶酒,便一边吃着一边愉快的聊着天.

聊着聊着,小陈问纾羽:「纾羽妹妹,妳是什幺时候被第一次的?」纾羽斜眼望向妈妈,晓书点点头.纾羽便说:「各位叔叔不能说出去喔!王叔叔和陈叔叔第一次轮姦妈妈时,不是有拍一捲录像带吗?」小王说:「对呀!」纾羽粉拳槌向小王:「还说对呢?你们好坏,强姦妈妈不说,还把录像带寄到家来说要给妈妈坐纪念.后来不小心被我爸看到.那个时候家里只有我和爸爸在家,爸爸一时忍不住便干了我,我那时才14岁.」四人惊讶不已,但后来都转为羡慕不已.


小陈歎了一口气:「李哥真有福气,有了美丽风骚的大嫂,又有了纾羽妹妹这淫蕩无比的小老婆」

阿德:「那大嫂妳知道后没有怎幺样吗?」晓书:「我知道后还能怎幺样,而且那时录像带也被我儿子看到,我儿子也拿这来威胁我,于是我也和我儿子干上了」小林吁了口气:「那妳们全家不都玩在一起了?」


纾羽笑着说:「对呀!那时才精采咧!那天晚上爸爸很晚才回家,他以为妈妈睡着了,便到我房间开始干我,然后妈妈以为爸爸不会回来了,便走到弟弟房间跟弟弟玩着,后来我们都想要一边干着一边看那捲「李太太轮姦记」,爸爸抱着我,而弟弟抱着妈妈,我们同时来到客厅,当灯一打开,我们互相对看着,那时弟弟和妈妈的表情真是太好笑了...」纾羽不禁笑倒在旁边小陈怀里.小陈趁机偷捏了一把纾羽的胸部.


小王:「那大嫂今天怎幺还找我们来,李哥呢?」晓书:「今天是我二女儿12岁生日,我老公说要帮她庆祝所以不在家.」纾羽:「对呀!爸爸说要等我妹妹12岁才能玩三明治.现在他们应该在某家饭店玩着三明治吧!」四人更是惊讶的嘴巴都快掉下来了.


小陈:「12岁....那妳妹妹第一次的时候几岁?」纾羽想了想:「10岁多吧!」小王:「那一定很紧吧!」纾羽:「嗯哼,我妹第一次时还是我也在旁边,那时我爸得那一只只进得去一半而已,现在大概是三分之二吧.........」


六人聊着聊着,已经过了淩晨三点,晓书:「我们回去吧!」小王说:「等等,走之前来个好玩的,你们母女俩猜个拳,输的人待会进男厕,要把嘴巴装满精液才能出来」纾羽:「好啊好啊!妈妈猜拳我是不会输的喔!」晓书没办法,只好跟女儿猜起拳来,果然是纾羽赢了.晓书只好认命.


此时餐厅的人已经不多,好不容易等到有一人起身前往洗手间.晓书连忙尾随过去.晓书在门口一等到那人尿完,便推门而入.晓书打开风衣,露出饱满的酥胸及下体,把那人吓了一跳:「小姐妳要干嘛?」晓书娇媚的说:「先生妳要不要上另一种厕所啊?」晓书不等那人答话,便拉着他的手来抚摸自己的胸部.而另一只手抚弄着那人的下面.晓书将嘴唇轻轻的往那人脸上一点,说:「来嘛~~」


那人便色与神授的被晓书拉入厕所中.晓书坐到马桶上,将站着的那人肉棒掏出,舔弄起来.晓书一边将龟头含住,一边用一双媚眼看着那人.很快地热流涌出,肉棒在晓书嘴内射满了精液.晓书站起来向那人笑一笑,便走出洗手间,回到座位上.


纾羽:「妈妈怎样?」晓书将嘴张开,让众人看看里面白稠的液体,再咽了下去,说:「呼,紧张死我了」其它五人一阵拍手欢呼.小陈:「大伙走吧!」在步出餐厅门口,晓书回头看到刚才得那人,那人站在位子上呆呆看着晓书,晓书对他抛了抛媚眼,再指着自己的嘴巴,便跟大家走了.


车子行经过一家便利商店时,小王将车停了下来,对旁边坐在小陈大腿上的纾羽说:「小淫女下车帮我买包香烟吧!」正陶醉在小陈指奸的纾羽没好气的说:「钱!」小王笑着说:「我没带钱欸,刚才我也是用信用卡付的,小淫女自己想办法吧!记得下面要装满东西回来喔!」纾羽没办法,只好下车走向便利商店.


店员一看到纾羽进来,便呆呆的望着纾羽,纾羽笑着:「没看过美女吗?」店员回过神来,直说对不起.纾羽笑着走到后方,故意背对柜台蹲下假装挑着东西.纾羽知道店一定盯着她因蹲下而摆脱衣服遮掩的未穿内裤美臀.纾羽翻了一下东西.便又站起来.最后他拿了一盒保险套和矿泉水走到柜台.


纾羽嗲声的说:「我还要一包香烟」店员说:「要哪一种牌子?」纾羽一怔,指着架子上其中一包:「就这种吧!」店员垫起脚来拿香烟,但当他往下一看的时候,纾羽未戴胸罩的丰乳从上方看下去一览无疑.店员惊得连烟都掉了下来.纾羽微笑着看着店员:「多少钱呢?」店员连忙将东西刷一刷:「一共是....150元.」


纾羽将风衣打开,露出只穿着情趣内衣的身体,故作烦恼的说:「哥哥我没带钱欸!怎幺办?」店员:「这...」淫蕩少女将店员的手拉来抚摸着自己的胸部:「用妹妹的身体来付钱好不好?快点趁现在没人我们到仓库去.」


两人来到仓库的走道,纾羽靠着墙,把屁股翘得高高的:「快收钱吧!好心的哥哥.」店员连忙掏出肉棒,抓住纾羽的屁股便抽插了起来,一面插着还不时望着外面.大概是太紧张了,才三分锺便射了出来.纾羽翻身过来,喘着气:「好哥哥帮我把我的矿泉水拿来.」店员连忙跑出去拿.


纾羽将水打开,喝了一口,便将瓶盖塞住缓缓流出精液的肉穴.纾羽笑着:「剩下给你喝,拜拜.」纾羽亲了一下店员,便扭着屁股离开了.

小陈打开车门,让纾羽再度坐到腿上.小王笑着:「有没有买到啊!」纾羽将烟往小王一丢:「呢!你的烟」
小王将烟往车外一甩:「你忘记我不抽烟的吗?」纾羽回头瞪着晓书:「妈妈你怎幺不跟我说!」晓书此时正招架着小林和阿德的左右夹攻,才没心去理女儿.小王:「你妈正爽得不得了呢!怎样,小穴里有没有装着东西啊!」纾羽气极反笑:「有啊!」纾羽张开大腿,将瓶盖拔出,让里面的精液流出来,有半数滴到小王车上,纾羽得意的笑着.


小王:「妳这小淫女,等下看我不好好插死妳.」说完便发动车子走了.

一进家门,纾羽便向小王挑衅:「来呀!来追我呀!说着便往楼上跑去.」小王:「小贱人我一定要把你干到死.」说着便追上楼去.
客厅便只剩下晓书和其它三人,晓书说:「看来他们一时也解决不了,我们来玩马拉松好了」小林:「马拉松?」小陈接口:「就是我们三个人轮流干着他,快射时就换人,这样就一直可以干下去」晓书张开大腿:「谁要先来?」


三个人不断的轮流替换,让晓书进入天堂般的极乐世界,从本来一人可以干20多分锺,换到干了7,8分锺就要换人,最后轮到小陈干着,小林在旁边说:「大嫂我们快不行了,我们要射啰!」晓书点点头,小陈肉棒抽出,三人环绕在晓书周围,


「要射啰」三道瀑布般的精流激射而出,三人不断摇晃肉棒,让精液落在晓书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此时小王和纾羽从楼上走下来.晓书被精液沐浴的模样连纾羽都看呆了.马拉松式做爱造就了惊人的精液数量,纾羽连忙跑去坐在妈妈旁,也接受着精液沐浴.三人射了快要一分锺,晓书和纾羽身上到处沾着白着的液体.接着母女俩再互相舔着对方.直到双方身上再无精液为止.


此时已经六点多了,四人合力将母女俩抬往浴室为他们清洗干净,接着又在浴室里混战了一场.一直到七点,母女俩才送着四人到门口.

小王摸着纾羽的奶子,捨不得的说:「大嫂下次有时间再找我们来玩喔!」小李:「记得那个十二岁小嫩穴也要在喔!我超想玩玩看.」
晓书微笑着:「一定一定」纾羽向小王印上深情的一吻,四人便走出李家.

晓书:「玩了一整夜,该去睡觉噜」纾羽:「嗯,妈妈走吧!」


母女俩躺在床上,晓书突然想到:「纾羽刚刚妳和小王怎幺玩这幺久,玩了快三个小时」
纾羽:「王叔叔超神勇的,我们到游戏室里,王叔叔较叫我穿上不同的衣服,每穿一件就拍照,之后就干我一次,我总共被干了二十几次哩!妈妈,下次我们在叫多一点人来玩吧!」


晓书:「好好,我的乖女儿」

母女俩相拥而眠.........
百站百胜: